万寿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推荐】马光远仇和说出了高房价的公开秘密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万寿果财经网

马光远:仇和说出了高房价的公开秘密

马光远:仇和说出了高房价的公开秘密 更新时间:2010-1-20 17:33:20   时下正是地方“两会”召开之际,关于高房价自然属于绕不开的民生热点话题。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在与人大代表座谈时指出:“昆明的土地价格比周边城市都低,但是房价不低,为什么?原因是钱到了老板的包里。这是巨大的贪污腐败!为什么?因为部分官员当了老板的保护神。目前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下一步会对这些官员进行查处。”

从仇和的话里,我们尚且不知道仇和所指“巨大的贪污腐败”具体是什么,钱又怎样就到了“老板的包里”,部分官员又是如何“当了老板的保护神”。仇和讲这番话是针对人大代表黄焰谈昆明市土地管理存在的问题时指出,昆明市不少建设项目,拆迁前说是用于公共性质,等街道办事处给村民做好工作、征完地、拆迁完毕以后,项目又变成房地产项目了。

很显然,这种一开始打着为公众谋利旗号,等用低价补偿把村民打发了,就通过变更规划,公然搞房地产开发的行为,不仅昆明有,全国更不少见。在这背后,则更是少不了权钱交易和种种腐败行为。

但是,仇和所指的“巨大的腐败”显然并不仅仅指这种“暗度陈仓”的土地违法行为,还有着更多的“潜规则”,但与腐败现实对应的是,因为房地产腐败问题而被直接绳之以法的官员并不很多,这种巨大的反差足以折射当下土地市场违法行为猖獗,市场秩序混乱的现实。

纵观近年土地市场种种违法奇观,除了拍得土地之后“做工作”修改规划之外,最为千夫所指的莫过于“炒地皮”,也就是潘石屹所讲的“只炒面粉,不做面包”的行为。开发商高价拍得土地之后,却迟迟不开发,以至于各大城市都出现了数年荒芜的地王。央视《经济半小时》曾披露,我国房地产商囤积、倒卖土地严重,有三分之一根本不盖房,而专司倒卖土地,诸多“地王”数年荒芜的事实,便成为这些倒地事件的最典型的写照。这说明,中国土地市场已经形成了一个上自某些官员、下至开发商一体的违法产业链,在他们集体腐败的逻辑面前,土地法成了可怜的摆设。

特别是,2009年,土地管理部门掀起了所谓的“执法风暴”,可是迄今为止,我们尚没有看到令国人振奋的大案要案。一些公然没有开发、长期荒芜的土地,在地方某些官员的保护下,竟然需要通过公开挂牌督办的模式来推进,土地违法之猖狂,可见一斑,而在这背后,要没有保护伞,是不可想象的。

抛开昆明的“巨大的腐败”不论,笔者一直认为,2009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疯狂,相当一部分原因是违法操作导致,银行违法放贷,开发商违法操纵市场,而某些地方官员违法救市,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制造了足以令人瞠目结舌的“违法泡沫”。

治理中国房地产的泡沫,其实无需用“经济手段”,因为这本身是个法律问题而非经济问题。仇和说出了真话,希望这不只是“说说而已”,要有实质行动,我更希望中央政府拿出勇气和魄力,挥出重拳打击违法行为,查出后面的保护伞,让房价理性回归、法治不再蒙羞。

□马光远

邓聿文:利润得拿来孝敬官员 房价怎能不涨

房价和腐败的关系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大家都明白,但就是不戳破。所以,当昆明市委书记仇和以“仇式”风格直言该市房价存在巨大的贪污腐败和官商勾结现象时,所激起的反响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我的印象中,虽然公开直言房地产领域存在腐败现象的开发商尤其是官员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例如,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就曾指出,房地产商的一部分利润是要用来孝敬相关官员的。当然,作为主政一方的“诸侯”,仇和在会上公开指责房地产领域的腐败,还是第一人。

那么,房地产领域的腐败到底有多严重?仇和没有透露,我这里还是引用新华社2007年5月一篇关于“地产开发商自曝利润黑幕”的特稿,来管窥一二。一般而言,在国外成熟的房地产市场上,利润被控制在5%左右。而据该文所说,中国房地产商公开的利润是8%~15%,实际真正的利润都在25%以上,做不到这么高的暴利,“开发商根本就别想活下来”。因为开发商“开发一个项目,前前后后就要盖二三十个公章,每盖一个公章都要打点一番,何况还有那么多不明不白的税外费。”

具体说来,开发商做一个楼盘,需要经过国土、规划、城建、税务等诸多主管部门,逢年过节的时候,很多地方都要打点。有报道曾说,用来疏通关系的好处费,大概占到楼盘总成本的2%或3%左右,有的甚至更高。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年来,那些东窗事发的腐败官员大都与房地产有着密切的关系,最近被“双规”的贵州省政协主席黄瑶就是“倒”在“地”上。

不过,对房地产领域官商勾结的腐败,不同的人,或者处于不同地位的人有着不同的解读。像仇和,虽然敢于曝光这种腐败,但是他把期间的关系颠倒了,他认为“有些老板去‘绑架’领导,演皮影戏,领导是皮影,老板就是那个拉线人,领导是棋子,老板是棋手”。换言之,他把腐败的账主要算在那些老板身上,是老板拉拢腐蚀了官员。这是我不同意的。从现象上看,似乎是如此,然而,问题在于,老板们为什么要去行贿官员?关键还在于官员手中有不受监督的权力。

我们同样还是来看看成思危先生最近撰文指出非公经济遇到的挑战——“曾经有国企领导对我说:‘要我不受贿可以做到,但是要我不行贿做不到,因为不给钱就办不了事’。这就说明,腐败是当前非常严重的问题,特别是对民营企业来说,不拿钱开道简直是寸步难行。索贿者要比行贿者罪加一等,如果都依法办事就没有必要行贿。”

从成老先生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只把腐败的板子打在老板们的身上是有些不公平的。某种意义上,老板们也是权力的牺牲品。因为我相信,并不是所有的房地产商,甚至也不是大多数房地产商愿意去行贿,但是权力一旦插手市场,为了利润,房地产商只有向权力称臣。而对官员来说,当腐败的利润轻易就可获得时,权力寻租行为也就不再有任何顾忌了。因此,对利润的追求使地方政府、房产开发商以及投机者结成了稳固的联盟。这样的市场房价还能不涨?

近年来,为调控过高的房价,从国务院到相关部委,下发的文件和出台的政策不下几十件,每一次调控政策出来后,舆论都说是重拳打击,民众也寄以厚望,可是到头来房价却在调控中一路上升。这里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地方执行不力。中央任何的调控措施,都要由地方去执行。现在,地方都有自己的独立利益,何况,在中央和地方事权与财权高度不匹配的情况下,地方经济和财政高度依赖房地产,即使里面不存在腐败,地方从自身利益出发,也会选择性执行或者完全不执行中央的调控措施。

在一个腐败深入骨髓的市场,中央的任何调控措施,都可能被利益集团架空或者扭曲为其所用。因此,要使房价降下来,还须清洁市场,反对腐败。

饶丽:昆明房价飞涨不仅与腐败有关

房地产行业存在公然的腐败,这并不新鲜,但昆明提出并敢于下决心整治房地产行业官商勾结的腐败行为,确实值得赞赏。因为只有房地产业里的腐败清除,市场竞争才能回归公平,才能健康良性地运行下去。

几年前,云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胡星地产腐败案曾轰动全国,他利用职务便利先后收受巨额贿赂4029.798万元,最疯狂的一次曾受贿港币1000万元、人民币500万元。胡星在担任云南省交通厅副厅长之前,在昆明副市长职位上干了很久,当时的昆明市规划局局长是胡星的老部下曾华,两人合谋为开发商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要么是通过修改容积率来获得开发商的进贡,要么是直接以批地权来实现权钱交易,这就是典型的皮影戏,主管城建的领导成了开发商的棋子。

仇和主政昆明后,这两年房价也在突飞猛进,但有意思的是,期间昆明发生的几次群体性事件都与地产项目相关联,比如创意英国小区道路的私改公、城中村拆迁等。虽然目前还没见跟腐败扯上关系,但这些地产工程引发的群体事件背后是不是有腐败的因子,确实还不好说。但仇和所说的 “目前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不得不让人联想起这些地产工程。

尽管我承认昆明房地产行业可能的确存在贪污腐败,但我以为简单地把高房价归咎于贪污腐败,这也是不合适的。昆明的土地价格比周边城市都低而房价不低,这有几个因素。

首先是昆明四成左右的房子都是外地人买的,这直接刺激了房子的升值预期。比如北市区某个小区里,基本成了保山人的聚居区。为什么云南州市上的人都跑来昆明买房呢?因为在云南的所有州市里,挑不出一个发达的三线城市,不管是人口还是经济体量,都跟昆明有着巨大的落差。这种落差带来的结果是,教育、医疗、交通、卫生、环境等多方面条件都赶不上昆明。州市上的有钱人为了给孩子有个良好的环境,于是死劲都往昆明搬。

其次是外地热钱的涌入。昆明得天独厚的天气就是四季如春,热钱不可能放过这种天然升值优势。热钱的威力有多大?看看现在的海南三亚,有的房子价格炒到了每平方米7万元,这种涨起来的幅度和速度足够表达热钱在房价上来去自如。

所以,如果把高房价全部归咎于地产界的腐败,这完全是以行政观念偷换了经济学上的价格关系,高房价要遏止,腐败也要清除,这才是真正地为民生造福。

刘道彩:官员都如仇和的话 房奴也可以轻松了

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在市人代会讨论时说,昆明的土地价格比周边城市都低,但是房价不低,原因是钱到了老板的包里。这是巨大的贪污腐败!因为部分官员当了老板的保护神。下一步会对这些官员进行查处。

仇和的话语可谓一针见血。当前的高房价已经成为制约经济发展和民生质量提升的一大瓶颈,然而,在高房价的幕后推手中,除了购买需求和人为炒作原因,一些地方官员以房地产为支柱产业的错误发展观以及渗透于房地产市场各个环节的腐败行为,也是房价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如果官员都能像仇和一样明白,并拿出控房价决心,中国房价必降。

诚如仇和所言,现在一些城市中,官员和开发商的关系很微妙:“有些老板去绑架领导,去演皮影戏。领导是皮影,老板就是那个拉线人,领导是棋子,老板是棋手。”个别官员为何如此容易被开发商“降服”?说到底还是因为不健康的发展观和政绩观。

据统计,现在一些地方,土地出让金收入已经占到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房价下跌不仅意味着当地土地市场萎缩、GDP受损,官员政绩也会跟着缩水。尽管国家反复强调,政府及其官员要树立正确的政绩观,但GDP至上的政绩观在个别地方已经根深蒂固,土地财政和房产财政作为支柱财源已经到了依赖的程度。

在畸形政绩观的指导下,有的城市开发建设甚至已沦落到跟着开发商走,只要开发商看中了某一位置,政府就会发红头文件,帮助他们运作,调整规划,协调拆迁,并提供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更让人痛心的是,在有的城市,官员虽然对商品房开发嘘寒问暖、关爱有加,但对于广大中低收入人群渴求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的要求却反应迟缓、消极应对。究其原因,不是地方财政没能力,而是因为保障房开发政府既要出钱又要出地,却与拉动GDP关系不大。

古人云“五年之后,颂声始作”。官员的政绩不能仅是看得见得显绩,还要经得起民意和时间的考验。急功近利的房地产开发,虽然能够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表面上让城市旧貌换新颜、地方政府业绩高照,但一路飙升的房价,除了累加不断上升的经济发展风险,更让百姓苦不堪言。

不仅如此,房地产领域由于利益互惠而造成的官商“亲密”关系,一方面会导致官员不自觉充当开发商“保护伞”,为其不法经济行为开绿灯;另一方面也会滋生官商勾结和钱权交易,让政商之间的边际模糊。近年来,我国房地产领域大案不断,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的商业贿赂“重灾区”,不仅严重损害消费者的利益和房地产业的信誉,也让地方政府的公信力蒙上阴影。

厘清高房价中的腐败成本

过去的一年,中国经济颇受金融危机拖累,全国住房均价却逆势疯涨。任志强们自然要说,房价只会涨不会跌。广东房协会长蔡穗声日前更是断言,“30年内大趋势是往上走”。他们的意思是,房价上涨是必然的,大家只能认命。

个中逻辑似是而非,就算承认涨价必然性,也不是每涨一块钱都合理,购房者都得接受。需求旺盛带来房价上涨,这是市场使然;温州游资把海南房价炒到每平方米7万元,所谓需求只是伪需求,政府可以对炒房游资进行适当监管。钢筋水泥涨价了,房价水涨船高;但官员把住关口“吃拿卡要”,带来开发成本上升,这样的价格上涨就不合情理。

这几天,昆明正在开人代会。据云南《新生活报》1月18日报道,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在会上公开讲,“昆明房价不低”,原因是存在“巨大的贪污腐败”,目前有关部门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下一步会对腐败官员进行查处。这种表态,很可能是国内高官第一次公开承认官员腐败与高房价的部分因果联系,较权威地证实了高房价中腐败成本的存在。

现在有些人士肯定高房价,他们眺望着房价上涨的“大趋势”,论证涨价的必然性与合理性。从长远看,中国各类资产必然增值,所以房价上涨是合理的,疯涨也正常。但他们恰恰犯了循环论证的错误。中国人多,城市化尚处于初级阶段,对城市住房产生“可持续”需要,“大趋势”看涨。但涨可以是大涨也可以是小涨,还可以是疯涨。具体涨多少合理,涨幅中有没有不合理因而应该被剔除的部分,确实需要认真研究。

其实,所谓“大趋势”只是推动房价上涨的众多因素中的一个,房价疯涨是这些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有经济因素、社会因素,还有政治因素。有些因素起作用是合理的,有些则未必合理;有些是客观因素,有些则是人为的;有些属于中性,有些却是不道德甚至邪恶的。对于这些因素,我们决不可稀里糊涂地全盘“笑纳”。

现在谈论房价,带有太多先入之见,很多是利益之争,缺乏理性精神。业内人士,喜谈“大趋势”,“丈母娘刚性需求论”、“离婚推高房价论”也出来了。地方官员,喜欢横向比较,县城看省城,武汉看上海,上海看纽约。学界拍脑袋的多,少有人对推动房价上涨的因素进行“分类学”研究,至今连房价成本也说不清。学者没研究,官员更是稀里糊涂,调控政策自然大而化之。

一个当务之急,是把构成房价的诸因素清理出来,把它们在房价中各自的占比弄清楚,使之成为“公共知识”。成本是多少,利润有多少,要有一本明白账。地价占多大比例,原材料占多大比例,政府税费占多少,官员腐败带来多大成本,不能永远稀里糊涂。没有这种“分类学”研究,大家对房价疯涨的根源没谱,于是政府调控缺乏精准性,开发商无法自我辩护,老百姓心有不甘,大家都只能一起生闷气。

仇和公开承认,高房价中有腐败成本,那么我们不妨运用社会科学手段,调查调查腐败成本在房价中的占比。现在抓了一批向房地产开发伸手的贪官,但腐败在宏观层面对房价有何影响,还不清楚。调查研究有两个直接的好处,一是有利于政府出台合理的政策,遏制房价疯涨;二是有利于反腐大计,有关部门可以有针对性地加强审计与会计制度,反腐防腐。

集成灶十大品牌

集成灶生产厂家

集成灶排行榜